另類化妝師 助理教授美容遺體

中央社 – 2012年11月3日 下午3:32

(中央社記者黃彥瑜新竹市3日電)白天是美容科系老師,夜晚在太平間為遺體上妝,陳姿吟工作看似另類,她認為只是發揮專業,將每具遺體視為「大體老師」。

因為愛美,陳姿吟選擇就讀美容科系,研究所因緣際會攻讀生死學,竟而轉向遺體美容的學術研究,目前在長庚科技大學化妝品應用系擔任助理教授,投入遺體美容已有10多年。

「這個行業其實是挑人做」,陳姿吟說,一般人對死亡常有忌諱,不過,因為宗教信仰,從小就在教會有瞻仰遺容的經驗,第一次接觸亡者,她只覺得躺在棺木裡的阿婆很安詳,沒有特別害怕。

美容科系畢業後,一名好友不幸車禍往生,她在棺木前看到這名生前愛漂亮的女孩臉上仍留者車輪輾壓的傷,心裡想著「如果我可以幫她化妝,應該會更好」。

雖然對遺體並不恐懼,但第一次接觸的經驗還是讓陳姿吟感到震撼。少了體溫與柔軟,冰凍過後的遺體不僅僵硬,還不斷出水,加上身旁圍著一堆指導老師,陳姿吟說,第一次接觸的經驗「緊張大於害怕」。

由於白天要教書,陳姿吟多是利用餘暇進行遺體美容。2008年陸軍空騎601旅撞機意外,陳姿吟受託協助,晚上9時結束學校的課,走進太平間,看著一具具破碎、難以辨認的遺體,即使化妝的手不曾停歇,完成第一具遺體美容,走出太平間時已是凌晨2、3時。

回憶當時,陳姿吟說,因為忙到心力交瘁,她忍不住打了電話給丈夫傾訴,而丈夫不斷安慰她這是助人,也承諾會照顧好家裡,當她最強力的後盾,讓她很感動。

雖然感謝另一半的體諒與支持,但她仍有一絲寂寥,她說,「那種太平間裡工作的氣味與辛苦,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」。

長期與遺體為伍,陳姿吟說,面對遺體,她只是盡力去做,腦海裡不斷浮現的念頭只是「要選哪些材質?還有哪裡可以做得更好?」。話雖如此,兩次幫往生學生化妝的經驗,卻讓她難以壓抑自己的情感。

「化妝時,那些平日相處時的情境,就好像電影放映般歷歷在目」,陳姿吟說,那是很熟的學生,突然聽到學生出車禍往生的噩耗,當下錯愕不已,生命的脆弱讓她不勝唏噓。

幫學生化妝、讓愛漂亮的孩子能夠美美上路,是陳姿吟能做的最後一件事,「那種一邊上妝、一邊壓抑情感的滋味,真的很痛苦」。

從事遺體美容10多年,陳姿吟把每次經驗都當成學術累積,不收費用。很多人都說她累積福報,但陳姿吟認為,是這些經驗累積她臨床上的技巧,而她也因為這項專業升等為助理教授,她說「是這些大體老師成就了我」。1011103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